Woke up by alarm clock, or 'googoo…' chirps of turtle doves, or yelling of a community staff. He was yelling out, 'All residents wake up now Read more
Lockdown is not called 'lockdown', but 'static state'. That's a newspeak. At the end of March 2022, Shanghai entered into so-called 'static Read more
很奇怪,这两天看的听的好多都和东北有关,“东北”两字像二人转的魔性曲调在脑海里绕圈圈。 听了《漠河舞厅》,唱的是东北的故事。看作家双雪涛用东北话讲故事的视频,然后又看了关于他的作品《艳粉街》的一篇书评。看了部老电影《钢的琴》,故事也是东北的。 这段时间以来,长春、吉林那儿先开始还 Read more
外出给老人家配药,见识了一下封城状态下小区外面的世界。居委会给开了通行证,否则是出不了小区的。 主干道路上车辆寥寥,通往社区的支路路口都是绿铁丝网和关卡,通过时盘查通行证。店铺都关闭,路上巡逻小车的喇叭和路边条幅播放和宣示着防疫事项。多处看到路边停着外地援沪的大货车,门上残留着多 Read more
一盒牛奶喝完,牛奶盒剪开可以再利用。何用之有?养葱。可以确定,当前全上海市很多人都在家里栽葱和养葱。封闭让这座城市进入降级运行状态,葱姜蒜可是精贵得很。把葱头养起来让其再增殖,也算生产自救。 昨天晚上和同事们线上见面交流。我说我这些天来烧出的新菜品,已经超过以前多年之和了。可谓创 Read more
上海自1843年开埠以来,应该从未有过封城,现在有了。这座超大城市正处于降级运行状态。 人们被封闭在家里已近一个月,每天的行为多集中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的最低层次”生理需求“。大家为没有食物而焦虑,为买到食物而费心费力,不停地尝试不易成功的网购、团购。有能力尝试网购和团购的人其实还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