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工智能AI的一些胡思乱想: 1.目前阶段的机器学习过程是一个数据拟合过程,是超高维空间的超级数据拟合; 2.AI模型能够破解部分事物的运行机理/规律。模型有了,基于模型的预测是有效的,从而说明破解是有效的。但破解是“暴力”的,即便其模型尚无完备的数学证明,能用海量数据和超强算 Read more
“卓如啊,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李合肥对年轻的梁任公感叹道。意思应该是,我做我的“裱糊匠”,你们后生一代干好自己的事儿。 对话是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里的一个场景。李鸿章督粤时,梁启超前往拜会。梁向李中堂提出上中下三策,试探并暗劝李大人当行上策,拥两广自立并成为Preside Read more
网友@JinyoJr 拍到的核弹运输车队。 根据@Rainmaker1973 的解释,这个车队押运的是洲际弹道导弹核弹头,正经过大瀑布城(Great Falls),从Montana前往Malmstrom空军基地。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车队是不停的。 Read more
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庄子·天下》:“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 我的翻译:Big enough without without, small enough without within.------Without既有”没有“的意思,也有”外部、外面“ Read more
Google Bard刚推出了YouTube视频理解功能。 用下面这个视频测试了一下。视频为How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Fighter Jet Engine Is Made,内容为普惠F135发动机的制造和测试过程。 输入Prompt: Pleas Read more
周华健的字真漂亮,李宗盛的字极有个性。 信的文字,周的洒脱随性,文字上飘着爽朗笑声;李的真诚雅致,咋看都有点儿像是歌词~ 资料来源:李宗盛周华健:两封信,一生情 Read more
看了这张图片,三个细节值得说道说道: 1. 主推进器Super Heavy Booster上部的栅格翼(Grid Fins)并不收起(Fold in/Fold down),因为没有必要。Elon Musk说过,把栅格翼收起来是一个不需要的额外要求(a whole extra me Read more
《红楼梦》第56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对于大观园的日常维护管理,三姑娘探春提出了承包责任制。大奶奶李纨对这一改革举措的评价甚为精辟:“使之以权,动之以利,再无不尽职的了”👍 Read more
下面视频看起来应该是实拍,不是CG。 大概率是B-21隐形轰炸机的测试首飞,时间为11月10日。11+10=21,有趣。 这架编号为0001的B-21验证测试机,绰号(或代号)为Cerberus(地狱三头犬),这名字很暗黑,听起来就是个凶狠的角色。 Read more
The Yangtze and Yellow Rivers will not reverse their flow. Read more
去武汉出了趟差,居然新冠复阳了。返程的当天上午,鼻子里觉得异样,接近中午时发烧,且能感觉到体温上升较快。首次感染新冠时,体温也是在短时间内快速上升,由此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复阳了。 当晚返程后,用家里遗留的试剂检测,结果是两条杠,果然中招。试剂虽已过期半年,但仍能进行检测。 复阳后的 Read more
出于学习目的,写了一个纯前端的微小测试App,发现还能较快上手。由此证明,自己或许还能忝列程序员行列。 今天10月24日,是程序员/媛节,同行朋友们节日快乐👨‍💻👩‍💻🎉 ​#Happy1024 Read more
去斯大林化,不仅仅有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的秘密报告,还有《人猿泰山》等电影,后者的作用更大。很奇怪,那些电影居然能被放映。 电影里面的长发、直腿紧身裤等等代表个人主义的“糟粕”,影响和改变着人们。 The Tarzan series alone, I daresay, did Read more
三角梅,三片苞片三朵花,一片一朵;​ 栾树果,三片苞片三只果,一片一果。​ 问题来了,为何都是三?结构稳定时的最小值?或者,如果是三,则是结构最稳定状态下的生长能量最小?🤔😀 当然,也有终极解释: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