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工智能AI的一些胡思乱想: 1.目前阶段的机器学习过程是一个数据拟合过程,是超高维空间的超级数据拟合; 2.AI模型能够破解部分事物的运行机理/规律。模型有了,基于模型的预测是有效的,从而说明破解是有效的。但破解是“暴力”的,即便其模型尚无完备的数学证明,能用海量数据和超强算 Read more
“卓如啊,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李合肥对年轻的梁任公感叹道。意思应该是,我做我的“裱糊匠”,你们后生一代干好自己的事儿。 对话是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里的一个场景。李鸿章督粤时,梁启超前往拜会。梁向李中堂提出上中下三策,试探并暗劝李大人当行上策,拥两广自立并成为Preside Read more
NASA JPL DSN, Deep Space Network,实时深空通讯📡 下图的网页截图可以看出DSN与外太空各个飞行器、探测器等的实时通讯状态:VGR1=旅行者一号JWST=韦伯太空望远镜…… 1. 组成与布局 DSN由三个主要的地面站组成,它们分别位于: 这些地面站相 Read more
Sam Altman 是 OpenAI 的首席执行官,他在多个行业进行了广泛且多样化的投资,尤其是在能源、人工智能、生物技术、金融、航空等领域。以下是他投资的一些著名公司和初创企业: Helion Energy:这家公司致力于开发核聚变技术,以产生可持续和清洁的能源。2021年, Read more
来自Google和DeepMind的团队前几天发表了论文《Capabilities of Gemini Models in Medicine》。这篇论文介绍了 Med-Gemini,这是一系列基于 Gemini 架构的先进多模态医学模型。Med-Gemini 通过自我训练、网络搜 Read more
中午路过一所小学,围墙外用条幅挂了不少有趣的问题。这应该是一所能够让孩子们快乐的学校。 其中一个蛮有趣的问题:“神仙和妖怪打架,谁更厉害?” 习惯性问AI,正式说法是测试测试,不正经说法是调戏调戏。上传图片,让AI识别图片文字并回答问题。结果是Google Gemini表现很好, Read more
Transformer是个框,啥都往里装😀,只要是广义的时序数据就行,自然语言、音频、视频、传感数据,以及这篇论文《Learning Fine-Grained Bimanual Manipulation with Low-Cost Hardware》研究的机器人动作。当然,前提是 Read more
官司:美国司法部诉Google关于搜索垄断的官司。 邮件:微软CTO Kevin Scott发给CEO Satya Nadella和创始人Bill Gates的邮件,主题为“Re: Thoughts on OpenAl”,时间是2019年6月12日。Scott提到其之前忽视了竞争 Read more
这几天有一个好消息,经过NASA JPL工程师的努力,旅行者一号可以回传有关其机载工程系统健康状况和状态的可用数据。很好奇旅行者一号(Voyager 1)上的CPU/MCU是什么型号?其代码长什么样子?当然,还是问ChatGPT-4。 一、CPU/MCU型号?---RCA 180 Read more
自从2023年11月以来,旅行者一号(Voyager 1)无法向地球传回有用数据。现在有了好消息,经过NASA JPL工程师的努力,旅行者一号可以回传有关其机载工程系统健康状况和状态的可用数据,下一步是使飞行器能够再次开始传回科学数据。 2023年11月14日,旅行者1号停止发送 Read more
西南联大的前身是长沙临时大学。读杨潇著《重走ー⁠ー⁠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看到长沙临大校本部在长沙韭菜园。 到长沙出差,巧了,住的酒店就在韭菜园附近。韭菜园现在是个社区。还有韭菜园路,南北走向,路被五一大道分为南北两段,南段是韭菜园社区,北段是湖南米粉街。 长沙真是 Read more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一夜春风春雨,早起看到落英缤纷,香雪铺地。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太悲了。花落大地无需怜,我以为这纷纷扬扬的飘落是炽烈、欢喜的。 Read more
机器学习的12种论文形式,虽属搞笑,但大致是这么回事儿😃 微验证、微改进、微优化、微创新是常态。 Read more
几天前晚上,送孩子返校。开车路过康桥路上一个公交车站,看到一对小恋人蹲在马路牙上,没有旁人。女孩侧脸对着男孩甜蜜地微笑,那是忘情、幸福的笑容,没有任何掩饰和做作。 今天早上,1003路公交车站旁,一位年轻父亲低头跟孩子说:“少了一句哦…‘台隍枕夷夏之交’”,原来是在帮孩子背诵《滕 Read more
晚樱的花朵密匝,花瓣层叠,开得雍容且热闹,是真正的繁花~🩷 Read more
常识推断,医学数据标注在很多情况下需要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特征清晰容易识别的,往往算法和模型已经能够实现自动标注,需要人工干预的往往是不好识别的特征。 医学数据标注在业界不是新鲜事物,已经持续了一些时间,且当前AI技术发展很快,是不是在前期工作的积累下,已经有了一些重复性强,专业性 Read more
断断续续,仔仔细细把《红楼梦》和《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看完。总计2631页。 阅读过程中,总是先看一回或几回《红》,再看相应回目的《白》。《红》博大精深,有了名师《白》的指点,对原著的理解自然会更深刻一些。 看完最后一页《白》,合上书走到阳台。春日和煦阳光照在身上,脑海中浮现出这样 Read more
行车于杭长高速,从江西境内驶往浙江,途经三清山地区,此处离黄山也不远。想到一个问题,黄山主峰与三清山主峰的直线距离有多少公里? 直觉估计应该是200公里左右。询问ChatGPT,得到了精确的答案,136公里。ChatGPT-4给出的答案直接、明确,没有任何废话。 答案是用Pyth Read more
父亲看不到今年的夏花、秋叶和冬雪,他在这个春天走了。 至痛无泪,悲极无言。但我知道悲伤结伴思念,定会时不时袭来。 ​父亲走过的人生轨迹,江西万载、西安、重庆、甘肃酒泉、万载、上海、万载,天国。愿他在天国安好🙏 Read more
刷微博,看到美国大使馆微博账号提了个问题,如下: 美国的总统选举是复杂的,因为选民是间接选出他们的下一任总统。不同于其他联邦官员的选举,根据美国宪法,总统选举交由一群被称为选举人团的人决定。当一名选民为某一位总统候选人投下选票时,他们实际上在为选举人投票,由选举人在选举人团中代表 Read more
车辆在过江引桥上缓缓前行,前面一辆橙红色Boxster靓车引人注目。从驾驶位车窗伸出一条玉臂,指如削葱根,轻弹香烟灰。玉臂极尽伸直,以防烟灰飘落车身。当然,烟灰大概率会飘落在后方我车上。俺闪了几下远光灯,对玉臂女司机将大地作为烟灰缸的潇洒行径表达崇拜之意😡 Vehicles sl Read more
2024年3月14日,Pi(π) day,SpaceX的星舰Starship完成第三次全栈飞行测试。SpaceX称这是一次成功(Successful)的测试飞行。 点火起飞、超级重型助推器和星舰的热分离(hot staging)、星舰入轨、星舰在近地轨道飞行、舰体上舱门开启后关闭 Read more
这些天一直想不起那花的名字,今天一下子记起来了。 春节时买的一束花,有五六个品种,一并养在花瓶里。到今天还剩下两种花共四株留在花瓶里。时间差不多一个月了,仍看不出衰败的迹象。一种是雏菊。另一种的名字竟然忘记,这花经常买,花名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但居然就是想不起来。熟睹妩媚,却忘芳名 Read more
Compile and run the C++ version of the GEMMA LLM(2 billion parameters) on my own laptop. The CPU is maxed out, but it still can't produce a Read more
为提高性能,AI模型的权重值可把浮点数作整型化处理如Int8。这篇论文(The Era of 1-bit LLMs:All Large Language Models are in 1.58 Bits)的研究成果直接把权重简化到1.58位(即㏒₂³位,取值范围:-1,0,1),而 Read more
“都二月底了还这么冷,以前的年份好像不太有这样的情况。你们老家那儿是不是下雪了?”,我和上门帮忙的李师傅闲聊,他老家六安的。“下了,和一般的雪还不一样,下下来就冻住了。对农作物影响很大,油菜花都拔不了高。”再问他装修的活多不多,他说有四个活在做,都是家庭的活。公司的活儿也接,但往 Read more
看了这个视频,视频有个新颖论点,即1937年的上海淞沪会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场战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一场战役。 视频中用于论述此观点的主要论据很微观,当然也较为勉强:一、淞沪会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场战役:德国对中国军队影响大。中国正规军接受了德式训练,军械也是德 Read more
梅开盛妆盼雪至,无奈花落雪来迟。🌸❄️ 今天上海下雪了,毛毛细雪。龙年的第一场雪,下在春天里。 Read more
用于训练ChatGPT-4的数据的时间期限是到2023年4月,这意味着ChatGPT-4的知识和信息更新到2023年4月为止,但ChatGPT中的web browser提供了连接最新资讯的能力。 例如对流行词'Woke'的解释。 The term "woke" has evolv Read more
一件事儿来了,别想太多,可能并没有啥因果,no Karma。面对它,极力处理就是,然后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下一桩事儿。 事儿都是离散的,概率的。但希望是常在的。 When something happens, don't overthink it, maybe there's Read more
ChatGPT中,用户自行创建的个性化GPT,并不拥有逻辑上独立的潜在空间。 如果你是在询问关于通过OpenAI平台创建的自定义ChatGPT版本,例如利用OpenAI提供的API进行个性化定制和优化的场景,那么对于每个自定义版本的ChatGPT,它们的“潜在空间”依然是基于原始 Read more
根据体重,让ChatGPT算出自己的史瓦西半径是1.1X10⁻²⁵米。 若化身此半径的球体,将变成一个黑洞,吸走身边的一切,包括光影和花花草草。 Read more
刚看到AI大咖Andrej Karpathy的一篇帖子,内容关于学习。在这个内容论数量不论质量的时代,不要指望通过“十分钟学会XXX”这样的视频学到什么。真正的学习不是吃吃零食,而是需要正餐,正餐是教科书、文档、论文、手册、长篇幅的学习素材。深度学习需要思维“出汗”才行,就像在健 Read more
Colab提供的Pay As You Go收费机制,让用户能够灵活按需付费使用GPU算力,可称为“按需G算”。可选的GPU类型包括A100, V100, TPU等。 目前为止,Nvidia GPU A100还是AI时代的硬通货,费用不菲。当你使​用A100算力训练模型时,就像买了 Read more
三个手机App,Google Gemini, OpenAI ChatGPT(DALL.E),Midjourney(Discord),AI出图,提示词一样。比较输出结果,还是Midjourney的效果最佳,且比前两者高出很多。~提示词:Generate an image, cele Read more
龙年新年初一,一大早就有轻度雾霾,但还是去跑了一会儿步。早上的例行程序是下楼倒垃圾、跑步、买早餐。今天早上没倒垃圾,老说法是大年初一不倒垃圾,这说法后面有着模棱两可的道理,我不想违背。因为雾霾,跑步时呼吸道不舒服,就没跑多久。走进超市,对店长说“过年好”,店长愣了一下后笑着说“过 Read more
歌曲【明天会更好】是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曲调动人,歌词感人,听到此歌,脑海中浮现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阳光和温情,哼唱之,还会眼睛湿润。发行版的歌词温良、美好。没想到的是,罗大佑写的原版歌词竟然如此苍凉、悲愤。如果这样满是创痛和怒吼的歌词是发行版,现有的柔美曲调定是无法契合的。 轻轻 Read more
在云层之上鸟瞰航母,酷。视频后面能看到,一架战机(F-18?)降落在航母上。 问题:一、这是哪艘航母?二、视频从什么航空器上俯拍的?能够这么拍,肯定是得到了航母战斗群授权允许。 Read more
Physical products that obtain, generate or collect, by means of their components, data concerning their performance, use or environment and Read more
和朋友聚聊,谈到俺们做销售的不能“不响”,不能business无线电静默(radio silence)。还是要吆喝,要响,关键是怎么响😄 怎么响?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情境而异~ Read more
2024年1月18日,“机智号”在火星上完成了最后一次飞行。原定设计在30天内飞行5次,结果是1000天内飞了72次,期间挺过了火星上的极寒和沙尘暴。也算是个工程奇迹了👍 Read more
我们粗浅的认知是:法制的堤坝高度是稳定的,所要做的是对堤坝进行加固,而不是时而加高,时而扒低。坚固稳定的堤坝,能让社会经济之河水稳定流动。 Our rudimentary understanding is that the height of the legal levee is Read more
Transformer的自注意力机制(self-attention),其背后是理性和逻辑。时序数据中如果天然隐含理性路径,此时在AI模型设计引入自注意力机制,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输出。比如这个机器人辅助外科手术的视频分析AI建模引入self-attention,其前提是规范、优秀的 Read more
某种意义上讲,大模型是压缩了的人类文明。联想到了这个画面:地球即将毁灭时,一个人类把装有大模型的U盘交给了外星人。 于是立即用Midjourney生成了这个画面。 In a sense, large models are a compressed version of human Read more
年轻时抱怨世界的荒唐,大多是人云亦云。岁数大了觉得世界荒唐,是因为在常识面前,荒唐显而易见。也亲眼看到了荒唐的恶果,亲身经历过很多荒唐。但此时,对于荒唐已经不再抱怨。 When young, complaining about the absurdity of the world Read more
2023年即将过去,很艰难的一年。向ChatGPT求了个安慰,得到一碗鲜香鸡汤。还不错,特别是这句“寻找那些即使在困难时期也能带给你快乐和平静的小事”。 2023年对许多人来说可能确实是个充满挑战和艰难的一年。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时期,但请记住,无论多么艰难的时刻,都是成长和学习 Read more
今天开车去公司途中,打开ChatGPT的官方手机App,用语音对话模式和其闲聊。感觉其是很好的行车闲聊伙伴,语音纯正,有问必答,聊天的记录自动进行文本记录。 关键还是回答的信息比较靠谱,对答如流的背后是目前地球上最强的AI大脑~👍 流程如下:1.开车出发之前先想一个聊天主题;2. Read more
2023年12月23日,采用火箭主助推器B1058的Falcon 9火箭成功发射了23颗星链Starlink卫星入轨,随后B1058成功降落在Just Read the Instructions无人船上。至此,B1058完成了第19次也是最后一次发射和着陆,其在约3.5年内将2名 Read more
让ChatGPT对本网站(nullthought.net)做了个总结。总结得还不错: The website Null Thought (nullthought.net) offers a diverse range of content spanning various top Read more
用了一下Google AI Studio开发环境,虽然界面还有些粗糙,但prompt测试、调用Gemini接口、生成接口调用代码等等,已是非常方便。 大厂正在全力拼AI基础设施,并让AI的“自来水管道和水龙头”抵达尽可能多的开发者和用户。 Read more
乔布斯(Steve Jobs)讲到的'last day'和贝索斯(Jeff Bezos)说的'day one',异曲同工,都是极限化思维在个人发展和公司管理上的常态化投射。 "Last day," as mentioned by Steve Jobs, and "day one, Read more
看到一张上海老照片,时间是上世纪40年代。 近处是苏联领馆,楼顶竖着镰刀斧头旗。现在则是俄罗斯驻上海总领事馆,位于外白渡桥东北侧,苏州河流入黄浦江处。 那时候浦东陆家嘴地区的房屋还算是比较密集。江边有不少的码头。 现在东方明珠的位置附近是天原电化厂。该厂由实业家吴蕴初创建。 在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