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告诉你一个不易察觉的常识:你认为的常识,于一些他人而言,是毒药。”

—尼古拉斯•赵四

也是一个交互优化问题

1.左边的“筷子”和右边的“瓶子”,位置都靠左,且字形轮廓略相近;
2.人是走过来的,运动中的目光也不是太聚焦;
3.用餐者拿过来的餐盘一般都有废纸巾,有瓶子的很少。

上述因素会导致人的判断决策至少延迟半秒。

故右边的“瓶子”和“纸巾”位置互换,会更好。
~也是一个交互优化问题🤔🙂

某餐厅废物回收处

和故乡告别

物理上和情感上的故乡

都在远去

如同朋友的远离

如同亲人的老去甚至逝去。

龙河畔老枫杨树下滴落的雨水

嘲笑着我的矫情。

朋友对我想聊聊故乡过去时的沉默

提示着我的矫情。

但何时和故乡告别

并无时间表。

告别的信件✉️

都不知寄往何处~

老枫杨树,龙河畔,万载,江西

闲坐

闲坐半小时,观云过数朵,日挂树梢下落三尺,河中鱼跃四次。饱闻桂香。

默诵苏轼词两首,《滕王阁序》第一段。

历史真地会走向终结?

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几年前粗略看过。这些天又仔细精读了一遍。

科学技术进步推动经济发展,以及人性“寻求承认”的基本需求驱使人类寻求平等,是书中重点论述和分析的两条主线。两条主线所代表的,是驱动人类历史演进的两大力量。如果这决定性的两大力量的假设无误,则其所决定的历史方向和终点是显而易见的。

人性是人类自身特征的总和,人性对人类历史演进的影响必定是基础性的。书中对人性的分析,虽然有很多是在柏拉图、黑格尔、尼采、科耶夫等大哲的观点上引申,但也不失精彩。不过,读完全书,我依然无法消除这样的困惑:“寻求承认”只是人性特征之一,但鉴于人性的多样和复杂度,其他的人性特征产生的影响呢?

无论如何,什么决定了历史走向?历史是否会终结?终结在哪里?这些命题是如此宏大,以至于让人疑惑是否真的有明确答案。其实,福山在书中也多次强调,即使到了历史终结处,也会有历史反复的可能。另外,在书出版了14年后,福山解释自己“关于人类发展的历史主义观点,向来只是一种弱决定论,因而与马列主义的强决定论不同。”除了强、弱决定论,我还想到了偶发事件决定论。一个巴掌,一次车祸,一次偶发事件引起的跨物种病毒传播☹️,一次向宇宙广播地球坐标的无线电发射😏,等等,这些偶发甚至随机事件,也能决定历史的走向。

有趣的是,书中出现的现代人名很少,但唐纳德•特朗普却出现了两次。作者论述,即使在追求平等的自由民主国家,个人也会有不同形式的“优越意识”。作为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唐纳德•特朗普是“优越意识”方面的典范。书是1992年出版的,二十多年后,特朗普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前面扯了这么多,但我并没有把最重要的书的结论说出来,即历史的终结到底是什么。因为结论观点敏感,基于自我审查,没说。如此情况,也是书的结论下得过早的一个小小证据。书作者福山如果知道了,定会哑然一笑。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弗朗西斯•福山

炒扎粉

汪曾祺先生讲到的昆明护国路上这家炒米粉,可能是江西老俵开的。

江西万载老家称米粉为扎粉,大体也是这样的做法。先用冷水泡一段时间,做时要用猪油炒,放新鲜辣椒或干辣椒,常佐以猪肉和青菜。炒出来香辣劲道,是普通但长久的美味。

《昆明的吃食》—汪曾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