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河

多年以后,想到龙河,头脑里偶尔还会出现一股酒糟味。

龙河是条小河,从南往北穿万载县城而过,汇入锦江。多年前,龙河汇入锦江之处是万载县酒厂,生产锦江牌白酒。酒厂常年往河里排放酒糟。酒糟排放处下游的河水酒味甚浓,水草上附着黄白色的酒糟,河里鱼虾蟹如梦如醉。酒厂后来被私人收购,现在的酒厂厂址已被开发成一个新楼盘。

往上游不远是座小石拱桥。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座小桥的名字,只知道桥所在的地点叫“新桥下”。小石拱桥是座精致的古桥,青条石垒成,石拱如半月浮于水面。以前,桥西的居民要过河,小石桥是必经之处。桥面陡而不平,骑自行车的人须下车推行而过。如今,桥身和桥面已被杂草、灌木和藤蔓占领,桥面鲜有行人,乱草丛中常有野猫聚集休息。

龙河上的小石拱桥

龙河河道逶迤,流过县城中心的河边景观当属市容脸面,一直以来绿化颇好,是居民日常休闲的好去处。80年代,河东的街心花园是县城唯一的公园,里面人工培植的花草竹木茂盛,临河的几棵枫杨树高大葱郁。公园步道上孩童嬉闹,枫杨树下大人们围坐在几个石桌前下棋或打牌,围观者甚众。花园隔河对面是县政府广场,门前是县里最热闹的务前街。花园门口有一家县里有名的小吃店,小笼包是其招牌,那时候能到店里吃一次小笼包是件挺奢侈的事儿。每逢节假日,街心花园地带必然是人气最高的地点。街心花园的围墙不知道是哪一年拆掉的,河边的绿化带现已连成片。那几棵枫杨树依然繁茂,树枝苍遒,树干上长满槲蕨,宛如龙鳞披甲。

龙河畔的老枫杨树

小时候常和小伙伴一起去河里捉鱼。龙河里平时水流不大,大部分河道水质清澄,水草随波如飘带般摆动。不深的水里多有二指宽的小鲫鱼,只要锁定目标,动作迅速,可以徒手把鲫鱼逮住。靠近河岸水流较缓处,常有小鮈鱼,万载话称为“马沙狗的”。小鮈鱼一般都爬在水底泥沙上一动不动,但异常警觉,人一靠近便瞬间游开了。翻开河里的石头,下面常有小螃蟹和小虾,石头面上还会爬着红色小蚂蟥。有时在河里能捕到万载话叫“蓑衣片”的鱼儿,这些鱼儿个头都不大,颜色鲜艳,但性情好斗,养在水缸里会同类相残。后来终于知道,这种鱼的学名就叫“斗鱼”。

夏季暴雨过后,龙河照例也会发大水,混浊的河水夹杂着树枝树叶和杂物汹涌流过。即使发大水,龙河也还算温顺,顶多河水漫过河岸流进街道,造成的损失应该不会太大。涨水期间,有人会在河边用缯网捕鱼。缯网是用四根竹竿的一端绑住一张网的四角,另一端把竹竿捆在一起,再加上一根长竹竿作为支撑,用绳索拉动支撑杆,带动缯网上下移动。网沉入河中,等待一段时候后拉起,运气好的话会有渔获。如果围观者传出一阵喧哗,则定是有大鱼入网了。

龙河这名字也不知是从何而来。有一“龙”字,虽说霸气而又俗气,但也有了灵气。城不在大,有水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龙河水让万载县城气韵灵动。气韵、灵气是虚,人文气息是实。万载县地处偏远的赣湘边界,不奢谈人杰地灵,但民间崇文尚学的气息也颇为厚重。在清代,万载即有书院71所,其中龙河“龙头”东北侧的龙河书院规模最大,是为官学。现在的万载中学前身就是龙河书院。万载中学是省重点中学,万载的很多莘莘学子从这里毕业,走向了全国和世界。

万载中学的校园雕塑

龙河水静静流淌,流经历史,流到现在,已过千年万载。两岸的风声、雨声、读书声,龙河已惯闻;两岸的春华秋实、秋月春风,龙河已惯看;两岸乡亲的家长里短、悲欢离合,龙河已感知;两岸的世事动荡、人间冷暖,龙河已目睹。如果管辖龙河的龙王建有万载历史档案室,档案室里想必也是宏篇浩帙了。

“莫忘使君歌笑处”,石桥下,龙河畔。现在回老家万载的机会不多,每次回去,定要到龙河边走走。酒糟味已不再,小石拱桥还在,老枫杨树还在,树下下棋打牌的乡亲还在。平时偶尔还会梦见这条河。能在梦中出现的河流没几条,记住她。

2018年的几个“不”

2018将至,想到了几个带“不”字的小目标。随便写写,反正没人监督😉:

一. 不服老。年轻嘛,能装还是要装一下滴;

二. 不畏难。好多事情该拼的还是要拼;

三. 不增重。体重保持73kg上下,不反弹;

四. 不鸟宏大。继续相信常识,宏大不重要;

五. 不贴标签。世事纷繁复杂,潜意识里尽量不给具体的人和事贴标签;

六. 不用叹号。发帖、写文章,尽量少用或不用叹号。

2017to2018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

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一如往常,同事们依旧忙碌。小王告知通过3D投影接口解决了项目上一个关键需求点,商务上一笔离岸服务单子达成,下午一个物联网软件产品头脑风暴研讨即将开始……。平常日子平凡过,可以平凡,但不能不专业。

专业化的点滴汇聚,日积月累,终可成江河。
#2017to2018

图:Instagram @chrisburkard

首次实现双复用的SpaceX CRS-13发射

2017年12月15日,SpaceX的猎鹰9火箭发射执行CRS-13任务。火箭成功将货运飞船(龙飞船)发射升空,随后一级火箭成功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1号着陆点降落回收。CRS(Commercial Resupply Services)是NASA与商业火箭发射公司签订的一系列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ISS)货运服务合同,其中约三分之二的合同服务由SpaceX公司履行,CRS-13是合同履行的系列发射之一。

SpaceX对CRS-13发射任务进行了全程直播。抽空仔细观看了发射全过程的录像回放,有如下几点观感:

一. 此次发射首次实现双复用,即一级火箭和货运飞船都是重复利用。SpaceX在Instagram上发布的官方说法是:’First mission using both a previously flown Falcon 9 rocket and a previously flown Dragon spacecraft’(首次采用以前飞过的猎鹰9火箭和龙飞船的任务)。由此,SpaceX执行单次航天发射任务的边际成本大幅度降低

图:SpaceX官方Instagram账号截图

二. 发射直播画面整合了动态实时视频、仪表数据、过程进度及关键控制点显示,让观众可直观、完整地了解发射全过程。画面图像质量很高,特别是高倍光学摄像机拍摄的火箭一级、二级火箭分离,一级火箭RCS(Reaction Control System,反应控制系统或反作用喷流控制系统)控制姿态调整,随后一级火箭重新点火(Boostback Burn)的过程清晰可见,让人印象深刻。

图:一级二级火箭分离,位于一级火箭顶部的RCS喷出气流,反作用力使得一级火箭调头,进入返回轨道

图:一级火箭重新点火并返回,二级火箭搭载龙飞船继续飞行

三. 发射直播过程气氛轻松、欢快。俊男靓女主持人谈笑风“扔”。每个发射关键控制点顺利通过时,现场响起工作人员的鼓掌声、欢呼声、口哨声。航天发射本来就该是件愉快有趣的事情。

四. 以后的商业航天货运发射也就像送快递,SpaceX等是物流公司,火箭是“运货卡车”,飞船是“送货小车”,收件地址则是国际空间站或其他空间基地。呵呵呵。

市场和商业竞争让原本高大上的东东,譬如航天发射去神秘化,变得不那么昂贵、甚至娱乐化,这本身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通感

开车行驶在上海郊区道路上,车外寒冷,车内暖意浓。听了一首齐秦的老歌,脑海中首先出现的居然是北京初春微雨过后泥土的芬芳。真是奇妙,这听觉到嗅觉记忆的转换,想必也是一种“通感”。

钱钟书在《通感》一文中论述诗文“通感”是“感觉挪移”。“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眼、耳、舌、鼻、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

北京初春泥土芬芳的嗅觉记忆应该是上大学时留下的,通感打通了官能感受,也能穿越时空。

SpaceX火箭的栅格翼(Grid fin)

SpaceX的火箭可回收系统(SpaceX reusable launch system)的目标是让火箭能够重复使用,该回收系统目前被用于Falcon 9 v1.1和Falcon Heavy火箭。回收系统的一个明显特征就是采用了栅格翼(Grid fin)。

spacex-drone-ship-9

图:Falcon 9火箭上展开的栅格翼

SpaceX火箭栅格翼的首次测试出现在2014年6月17日。测试火箭上升1000米后,然后徐徐成功降落。视频中可清晰地看到,栅格翼在上升过程中是收起的,开始降落时展开,精准控制火箭降落。

在2015年1月10日,Falcon 9火箭成功发射,其携带的为国际空间站(ISS)运送货物的龙飞船(Dragon ship)也同样成功完成任务,但火箭在随后进行海上自动驾驶无人船平台降落回收时失败。对于此次火箭发射回收中栅格翼的作用,官方描述是:“A key upgrade to enable precision targeting of the Falcon 9 all the way to touchdown is the addition of four hypersonic grid fins placed in an X-wing configuration around the vehicle, stowed on ascent and deployed on reentry to control the stage’s lift vector. Each fin moves independently for roll, pitch and yaw, and combined with the engine gimbaling, will allow for precision landing – first on the autonomous spaceport drone ship, and eventually on land.(用于本次猎鹰9火箭精准着陆的关键升级措施是增加了高超音速栅格翼。栅格翼以X翼形环绕火箭安装,上升时收起,重入大气层时展开以控制一级火箭的升力矢量。每个栅格翼独立做出翻滚、俯仰和偏摆动作,结合火箭引擎的推力矢量控制,从而实现精准着陆。首先实现在海上自动驾驶无人船平台上着陆,最终实现在陆地着陆。)”

多次返回着陆尝试后,猎鹰9一级火箭在2015年12月首次陆上返回降落成功,2016年4月首次在海上自动驾驶无人船平台上返回着陆成功

猎鹰9火箭的栅格翼尺寸不大,约4英尺X5英尺见方。栅格翼的翻滚、俯仰和偏摆的三维度控制动作可以让14层楼高的一级火箭实现最大20度角的偏转

2017年6月的一次发射中,栅格翼进行了升级,一者尺寸增大,二者材料由铝换成了钛。铝制栅格翼在表面有热保护涂层,即便如此在火箭重入大气层时也较容易烧坏。钛制栅格翼不需要热保护涂层,抗热性能也有显著提高,回收后可不用更换。

图:Falcon 9火箭的钛制栅格翼(图片来源arstechnica

栅格翼是苏联人在上世纪70年代发展起来的技术,最早用于弹道导弹控制。研究和实践证明,栅格翼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能够比传统平板翼(Planar fin)更好地控制飞行器,让飞行器更不容易失速(The small chord length of grid fins also makes them less likely to stall at high angles of attack. This resistance to stall increases the control effectiveness of grid fins compared to conventional planar fins.具体参见这个2006年的旧帖Missile Grid Fins—很好的介绍栅格翼的知识帖)。通俗地讲,就是栅格翼可让火箭更不容易栽跟头,这也是Falcon 9火箭在降落时为何要打开栅格翼的重要原因。

栅格翼的另外一个空气动力特征就是在亚音速和超音速状态下,其波阻(Wave drag)不高于传统平板翼,也可以说能够低于平板翼。但是在马赫数为1,即所谓transonic状态时,其波阻却明显升高。栅格翼外形特征与减阻的关系,此论文有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