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米高度的平淡城市移动情景(Calm moving city scene at the height of 1.2m)

春节将至,这些天都在外拜会朋友或客户,像个出租车司机每天开车穿行在上海这个城市。坐在车内的视线高度1.2米左右,这个视线高度的城市景致平淡甚至枯燥,景致在车外或缓或快地移动,伴随着车内音乐无意识地流入脑海,就像时间在无意识地流走。人坐在车内是无法直接体会一个城市的气息的,还好车外有各色行人,或疾走,或缓行,或等待;或严肃,或微笑,或忧郁。他们是城市的主人,他们的故事就是城市的历史。

十几年前在北京,对北京的视觉记忆的高度多在1.8米左右—人骑在自行车上的视觉高度。骑车在北京的胡同内,裹在身上的是京城的阳光、微风或寒风。胡同两侧的青砖离自己很近,让自己感觉离这座古老城市的历史也很近。城市的气息和历史的厚重流入脑海,沉淀下来成为记忆。这些记忆就像朦胧的黑白老照片,是最美的。

回到此时,很多的人在经历了失落和拥挤之后,正坐在返乡的火车或大巴里。视线高度2米上下,窗外是向后快速飞逝的冬日里的萧瑟景色,内心则抑或忐忑,抑或惆怅,但更多的是与家人即将团聚的喜悦。祝福他们。

最没创意反而是最大创意

公司搞优秀员工评选,要求候选者提交自我宣传材料,把自己的风采展现出来。宣传材料会专门张贴出来供大家观看、了解并品头论足。入选的同事们都很踊跃,纷纷通过宣传材料把自己秀了出来。入选的同事都是年轻人,80后居多,都是受网络文化影响的人,张贴出来的材料表现形式丰富多彩,创意十足。无厘头、幽默诙谐、PS照片等等,都颇吸引眼球。然而,唯独有一位同事的宣传材料很是朴实平淡,被同事戏称为最没创意。别人的感受我不得而知,但我本人确是对这篇平淡而没创意的材料记忆最深。鲜花太多的情况下,唯一的绿叶反而最抢风头了。

世间百事往往就是那么奇妙,都是动态的,多维的,相对的。所谓“唯变斯定”,又一次被这件小事验证了。

Direction is directionless, just follow the wind(无所谓方向,唯随风耳)

电视里听到一句酷酷的话:Direction is directionless, just follow the wind。是一老外说的,说得很虚渺、很空灵,也略带悲剧情怀。这位老哥一直在外漂泊,在中国呆了很长时间,见证了吾国近年来的发展。他在西藏建立了一公益学校专门资助当地儿童。写完此话,他又只身前往了他国。能讲出此话者的心中是有一定境界的,按理说这话应该是出自讲究“道法自然”的国人之口,因此我将其翻译成了中文:无所谓方向,唯随风耳。

理解得另类些,此话则是反叛现代文明之语。现代文明让地球成了地球村。发达的沟通联络方式在提供极大便利的同时也让人无法遁形。你当真因厌倦了高节奏的现代生活而想隐居么?你定会发现自己无处可隐,无处可逃;你当真能“随风”么?无处不在的电波可以随时把你Call入现实。正因为外部世界的发展演进远非个体所能控制,还是把follow the wind理解为follow the fate为妙。然而,你的内心是你能控制的,心若能随风,那你也就随风了。

无所谓方向,唯随风耳。嗟乎,随风与否,不在行,在心。

精英言必谈模式

精英言必谈“模式”,凡事能谈出模式者必让人刮目。模式有三个代表,代表思考深度,代表理论水平,代表行业经验。模式一出,必是战略,必是大战役,必是大生意。一两百万靠边,那不是模式,模式背后是十亿百亿的生意。

模式要紧,谈“模式”的模式也要讲究。谈模式的时候必作思考状,目光须深邃,言语须避开就事论事。切忌喧哗,否则就是小贩叫卖了。唯如此,所谈模式才可堪真“模式”。若能沐浴更衣,置身于竹林雅境,那所谈模式则可堪超级“模式”了。

赞曰:模式者,企业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微模式,吾谁与谈?:D

志足、言文、情信、辞巧。独文道如是乎?商道同也。

刘勰《文心雕龙》之《征圣第二》曰:“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乃含章之玉碟,秉文之金科矣”。志足、言文、情信、辞巧,此八字堪称文道之至理,被古今为文者奉为圭臬。

然独文道如是乎?非也,商道亦求“志足”、“言文”、“情信”、“辞巧”。志足者,企业战略清晰;言文者,产品服务高质量且具创新;情信者,守信经营且具社会责任;辞巧者,管理灵活而科学。

由此可察,文道与商道两者相通也。

重读《管锥篇》(二)

《管锥篇》篇二《乾》,考“体”“用”之源,论“体”“用”之义,驳相关之谬论。

Tip of today:篇二引《法寳墰經·定慧》第四:“定是慧体,慧是定用,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吾引申之:有慧无定,肤浅也;有定无慧,麻木也;定慧兼具,世之高人也,吾等不可及也;半定半慧,吾等可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