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足、言文、情信、辞巧。独文道如是乎?商道同也。

刘勰《文心雕龙》之《征圣第二》曰:“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乃含章之玉碟,秉文之金科矣”。志足、言文、情信、辞巧,此八字堪称文道之至理,被古今为文者奉为圭臬。

然独文道如是乎?非也,商道亦求“志足”、“言文”、“情信”、“辞巧”。志足者,企业战略清晰;言文者,产品服务高质量且具创新;情信者,守信经营且具社会责任;辞巧者,管理灵活而科学。

由此可察,文道与商道两者相通也。

重读《管锥篇》(二)

《管锥篇》篇二《乾》,考“体”“用”之源,论“体”“用”之义,驳相关之谬论。

Tip of today:篇二引《法寳墰經·定慧》第四:“定是慧体,慧是定用,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吾引申之:有慧无定,肤浅也;有定无慧,麻木也;定慧兼具,世之高人也,吾等不可及也;半定半慧,吾等可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