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新冷战,演员

冷战中,无疑,大国领导者是主要演员。

理性决策,管理冲突,防范危机,让局势从混沌到可预测,是卓越领导者的职责,也是其尊严所在。

可以赌。赌注若是国民福祉甚至人类命运,则输不起。玩大了上帝也会干涉。

权力王冠下,领导者仍需善念、勇气,以及作为地球高级动物个体的健全心智。

冷战已结束。但新冷战或正在萌发,演员也是新人换旧人…

魔都

魔都之“魔”,是魔幻还是魔鬼?或兼而有之?
一知名“退役”调查记者说过:“上海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城,有太多的隐蔽部分。上海还有一座‘地下城邦’,里面有纵横交错的权力,私下的联盟和保护,内部人未必窥透,外面人即便有强制手段,也难以理解内中奥秘。”这是熟悉上海的国人窥视当今魔都之视角。
此书是透视旧日老上海的另外一个视角。一个城市的内在要改变,百年时间可能还是太短。老上海的魔影,还在。



王维发朋友圈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如果发朋友圈,对这一面一线,一线一圆的极简意境,想必会加上#minimalism的标签。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行霈

王维诗歌体现的“空、寂”禅意,从审美角度看,与极简艺术是相通的。

Instagram @minimalexperience

阅《林纾家书》

钱钟书在所著《七缀集》《林纾的翻译》一文中批评林纾的译著在民国二年后“搪塞敷衍”,原因是只顾“博取稿费”。今日翻阅《林纾家书》,看到民国二年,年过六十的林纾勤勉著书译稿,以敷家用。林为大家,但也非圣贤,挣钱养家,人之常情,不必苛责😜

“历史三峡观”和“历史终结论”

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观”和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一中一西,前者是“文学手法”的“大胆的假设”,后者以人类“寻求承认”是重要历史驱动力为前提展开了较严格论证,结论则是殊途同归。

结论正确与否,任人评说,或许正确与否并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自由思想、多元表达、独立思考。

读《民国纪事本末1911-1949》杂感

  1. 以编年体形式简明陈述1911-1949年间发生之要事,佐以理性评论和分析,无预设立场,更无意识形态之垃圾,是本好书。
  2. 文中部分观点新颖、犀利,给人耳目一新感觉。
  3. 历史书的致命缺陷是历史事件漫画化、历史人物脸谱化、历史评论道德化,这本书基本没有这些缺陷。
  4. 民国其实是宪制演变和暴力革命之间的博弈,很不幸,后者占了上风。
  5. 在民族主义和革命猛兽前面,脆弱的婴儿期宪制不堪一击。
  6. 客观描述,公正评价历史人物不是易事。袁世凯、孙文、蒋中正、汪兆铭、陈炯明、段祺瑞等历史大人物并非如大众传统观念中一样好坏分明。
  7. 列强对民国的祸害,有些国家基于地缘政治和价值观等原因,祸害得不多,甚至经常提供帮助。但苏俄、日本对中国基本上除了祸害还是祸害。
  8. 民国的大V们、各类大咖们当时发不了微博微信,他们喜欢“通电”。
  9. 冯玉祥不是在讨军饷,就是在政变。
  10. 此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了不少好书。

……

《民国纪事本末1911-1949》作者刘仲敬,被誉为“奇才”。阅读此访谈文章可对作者了解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