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米高度的平淡城市移动情景(Calm moving city scene at the height of 1.2m)

春节将至,这些天都在外拜会朋友或客户,像个出租车司机每天开车穿行在上海这个城市。坐在车内的视线高度1.2米左右,这个视线高度的城市景致平淡甚至枯燥,景致在车外或缓或快地移动,伴随着车内音乐无意识地流入脑海,就像时间在无意识地流走。人坐在车内是无法直接体会一个城市的气息的,还好车外有各色行人,或疾走,或缓行,或等待;或严肃,或微笑,或忧郁。他们是城市的主人,他们的故事就是城市的历史。

十几年前在北京,对北京的视觉记忆的高度多在1.8米左右—人骑在自行车上的视觉高度。骑车在北京的胡同内,裹在身上的是京城的阳光、微风或寒风。胡同两侧的青砖离自己很近,让自己感觉离这座古老城市的历史也很近。城市的气息和历史的厚重流入脑海,沉淀下来成为记忆。这些记忆就像朦胧的黑白老照片,是最美的。

回到此时,很多的人在经历了失落和拥挤之后,正坐在返乡的火车或大巴里。视线高度2米上下,窗外是向后快速飞逝的冬日里的萧瑟景色,内心则抑或忐忑,抑或惆怅,但更多的是与家人即将团聚的喜悦。祝福他们。

熬夜,身体与思想的减肥

工作性质原因,常熬夜。一夜下来,面容消瘦,胡子拉碴—我至今还想不明白为什么熬夜的时候胡子总是长得忒快,皮带变松。由此看来,熬夜该是最好的不吃药减肥方法。
熬夜的功效除身体减肥外,还有思想的减肥。白天上班,电话不断,敲门不断,烦心事不断。到了深夜,没有电话,没人敲门,脑海骤然变得清澈,可以想自己愿意想的事情,可以理自己愿意理的情绪。可以想工作,也可以想生活;可以把高兴重启,也可以把郁闷删除;可以想美国,也可以想伊拉克;可以琢磨马恩列斯毛,也可以琢磨萨特韦伯维特根斯坦;你甚至可以把愿意想的事情想两遍,就开心的事高兴多次,就像钱多了买豆浆一次买两杯喝一杯倒一杯一样!
熬夜,更喜欢思想的减肥—让几小时前的破事儿统统见鬼去吧……

害怕感动了…

深夜,加班。累了想起听歌。一直很忙,忙得已经几个月没听过音乐了。歌在自己电脑的音乐盒中。音乐响起,像是吹掉许久未翻看相册上的灰尘,打开,旧日的老照片映入眼帘。一首歌是一张照片,一张照片是一个故事。每一首歌都想听,每一首歌又不敢听完,害怕听完了让思绪碰倒回忆的瓶,就像偶尔遇上多日不见的老友,本想拥抱,但却不敢久视对方的眼睛了。人麻木得太久,会变得害怕感动了。

Fate

Fate is nothing, actually fate is only a linguistical expression to tell you what uncertainty is.
Fate is everything, fate determines everything before your life, in your life and after your life.
Be friendly to your own fate, smile at it and tak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