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管锥篇》

《管锥篇》,购于96年6月,北京。书页已泛黄,置于书箱久矣。此钱钟书先生学贯中西、融通古今之巨著。今度重读之,欲重拾对钱老学术造诣之敬仰。以往读之,可会其意十有六七;今重读之,若能会其意至十有八九,则甚慰。

Tip of today:篇一,“论易之三名”。“唯变斯定”(By changing it rests)。吾以此演绎,以不稳态求稳,可达至稳。自然、社会、政治、经济、人生,岂不盖皆可谓“唯变斯定”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