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复习了一遍电影《活着》。

聊几句:

①上图中,家珍对着春生远去的背影喊道:“你得好好活着。”春生从造反派关押处逃出,再一次到福贵家想把存款给他,以弥补误撞死有庆带给福贵家的伤害。此时春生的老婆已被逼自杀,他自己也觉得挺不下去了。这次家珍原谅了春生,叮嘱绝望的春生“你欠我们家一条人命,你得好好活着”。什么是善良?这就是。

②三反五反阶级斗争、破四旧、大炼钢铁、公社食堂、文革,一次次运动的荒诞,导演选择用黑色幽默表达。

历史浊流中,普通人仅为微渺沙粒,被浊流裹挟,随之翻腾浮沉。

④福贵与儿子有庆,以及与外孙馒头(苦根)的两段对话内容的变化,个人认为是点题的镜头,传达了普通老百姓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⑤张艺谋的执导见功力,没有多余的镜头。有些镜头表达出意象和隐喻,让人回味。

⑥葛优演得是真好。

⑦小说《活着》中最后福贵只剩下一头老牛跟着他。“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和小说相比,电影没那么惨。电影最后家珍、二喜、馒头(苦根)还在,不让人绝望。

⑧赵季平为电影写的配乐苍凉、凄婉,但不失优美,给人希望。

⑨…

⑩这是一部堪称伟大的电影。

陌生

你住在这座城市,但不妨经常赋予自己游客身份。有陌生感,更易收获惊喜。
--尼古拉斯•高尔基

人性

“如果你心中认为的人性多样复杂度取值应该是h,那么实际值应该是100h,或者甚至还要高很多。”
--尼古拉斯•高尔基

意义

凡事都扯宏大宏伟意义,是没有意义的。
--尼古拉斯•高尔基

龙河

多年以后,想到龙河,头脑里偶尔还会出现一股酒糟味。

龙河是条小河,从南往北穿万载县城而过,汇入锦江。多年前,龙河汇入锦江之处是万载县酒厂,生产锦江牌白酒。酒厂常年往河里排放酒糟。酒糟排放处下游的河水酒味甚浓,水草上附着黄白色的酒糟,河里鱼虾蟹如梦如醉。酒厂后来被私人收购,现在的酒厂厂址已被开发成一个新楼盘。

往上游不远是座小石拱桥。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座小桥的名字,只知道桥所在的地点叫“新桥下”。小石拱桥是座精致的古桥,青条石垒成,石拱如半月浮于水面。以前,桥西的居民要过河,小石桥是必经之处。桥面陡而不平,骑自行车的人须下车推行而过。如今,桥身和桥面已被杂草、灌木和藤蔓占领,桥面鲜有行人,乱草丛中常有野猫聚集休息。

龙河上的小石拱桥

龙河河道逶迤,流过县城中心的河边景观当属市容脸面,一直以来绿化颇好,是居民日常休闲的好去处。80年代,河东的街心花园是县城唯一的公园,里面人工培植的花草竹木茂盛,临河的几棵枫杨树高大葱郁。公园步道上孩童嬉闹,枫杨树下大人们围坐在几个石桌前下棋或打牌,围观者甚众。花园隔河对面是县政府广场,门前是县里最热闹的务前街。花园门口有一家县里有名的小吃店,小笼包是其招牌,那时候能到店里吃一次小笼包是件挺奢侈的事儿。每逢节假日,街心花园地带必然是人气最高的地点。街心花园的围墙不知道是哪一年拆掉的,河边的绿化带现已连成片。那几棵枫杨树依然繁茂,树枝苍遒,树干上长满槲蕨,宛如龙鳞披甲。

龙河畔的老枫杨树

小时候常和小伙伴一起去河里捉鱼。龙河里平时水流不大,大部分河道水质清澄,水草随波如飘带般摆动。不深的水里多有二指宽的小鲫鱼,只要锁定目标,动作迅速,可以徒手把鲫鱼逮住。靠近河岸水流较缓处,常有小鮈鱼,万载话称为“马沙狗的”。小鮈鱼一般都爬在水底泥沙上一动不动,但异常警觉,人一靠近便瞬间游开了。翻开河里的石头,下面常有小螃蟹和小虾,石头面上还会爬着红色小蚂蟥。有时在河里能捕到万载话叫“蓑衣片”的鱼儿,这些鱼儿个头都不大,颜色鲜艳,但性情好斗,养在水缸里会同类相残。后来终于知道,这种鱼的学名就叫“斗鱼”。

夏季暴雨过后,龙河照例也会发大水,混浊的河水夹杂着树枝树叶和杂物汹涌流过。即使发大水,龙河也还算温顺,顶多河水漫过河岸流进街道,造成的损失应该不会太大。涨水期间,有人会在河边用缯网捕鱼。缯网是用四根竹竿的一端绑住一张网的四角,另一端把竹竿捆在一起,再加上一根长竹竿作为支撑,用绳索拉动支撑杆,带动缯网上下移动。网沉入河中,等待一段时候后拉起,运气好的话会有渔获。如果围观者传出一阵喧哗,则定是有大鱼入网了。

龙河这名字也不知是从何而来。有一“龙”字,虽说霸气而又俗气,但也有了灵气。城不在大,有水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龙河水让万载县城气韵灵动。气韵、灵气是虚,人文气息是实。万载县地处偏远的赣湘边界,不奢谈人杰地灵,但民间崇文尚学的气息也颇为厚重。在清代,万载即有书院71所,其中龙河“龙头”东北侧的龙河书院规模最大,是为官学。现在的万载中学前身就是龙河书院。万载中学是省重点中学,万载的很多莘莘学子从这里毕业,走向了全国和世界。

万载中学的校园雕塑

龙河水静静流淌,流经历史,流到现在,已过千年万载。两岸的风声、雨声、读书声,龙河已惯闻;两岸的春华秋实、秋月春风,龙河已惯看;两岸乡亲的家长里短、悲欢离合,龙河已感知;两岸的世事动荡、人间冷暖,龙河已目睹。如果管辖龙河的龙王建有万载历史档案室,档案室里想必也是宏篇浩帙了。

“莫忘使君歌笑处”,石桥下,龙河畔。现在回老家万载的机会不多,每次回去,定要到龙河边走走。酒糟味已不再,小石拱桥还在,老枫杨树还在,树下下棋打牌的乡亲还在。平时偶尔还会梦见这条河。能在梦中出现的河流没几条,记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