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ion is directionless, just follow the wind(无所谓方向,唯随风耳)

电视里听到一句酷酷的话:Direction is directionless, just follow the wind。是一老外说的,说得很虚渺、很空灵,也略带悲剧情怀。这位老哥一直在外漂泊,在中国呆了很长时间,见证了吾国近年来的发展。他在西藏建立了一公益学校专门资助当地儿童。写完此话,他又只身前往了他国。能讲出此话者的心中是有一定境界的,按理说这话应该是出自讲究“道法自然”的国人之口,因此我将其翻译成了中文:无所谓方向,唯随风耳。

理解得另类些,此话则是反叛现代文明之语。现代文明让地球成了地球村。发达的沟通联络方式在提供极大便利的同时也让人无法遁形。你当真因厌倦了高节奏的现代生活而想隐居么?你定会发现自己无处可隐,无处可逃;你当真能“随风”么?无处不在的电波可以随时把你Call入现实。正因为外部世界的发展演进远非个体所能控制,还是把follow the wind理解为follow the fate为妙。然而,你的内心是你能控制的,心若能随风,那你也就随风了。

无所谓方向,唯随风耳。嗟乎,随风与否,不在行,在心。

精英言必谈模式

精英言必谈“模式”,凡事能谈出模式者必让人刮目。模式有三个代表,代表思考深度,代表理论水平,代表行业经验。模式一出,必是战略,必是大战役,必是大生意。一两百万靠边,那不是模式,模式背后是十亿百亿的生意。

模式要紧,谈“模式”的模式也要讲究。谈模式的时候必作思考状,目光须深邃,言语须避开就事论事。切忌喧哗,否则就是小贩叫卖了。唯如此,所谈模式才可堪真“模式”。若能沐浴更衣,置身于竹林雅境,那所谈模式则可堪超级“模式”了。

赞曰:模式者,企业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微模式,吾谁与谈?:D

志足、言文、情信、辞巧。独文道如是乎?商道同也。

刘勰《文心雕龙》之《征圣第二》曰:“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乃含章之玉碟,秉文之金科矣”。志足、言文、情信、辞巧,此八字已被古今为文者奉为圭臬,堪称千古之文道也。然独文道如是乎?非也,商道亦求“志足”、“言文”、“情信”、“辞巧”。志足者,企业战略清晰且具社会责任也;言文者,产品服务创新也;情信者,守信经营也;辞巧者,管理灵活而科学也。由此可察,文道与商道两者相通也。

重读《管锥篇》(二)

管锥篇》篇二《乾》,考“体”“用”之源,论“体”“用”之义,驳相关之谬论。
Tip of today:篇二引《法寳墰經·定慧》第四:“定是慧体,慧是定用,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吾引申之:有慧无定,肤浅也;有定无慧,麻木也;定慧兼具,世之高人也,吾等不可及也;半定半慧,吾等可及也。

重读《管锥篇》

《管锥篇》,购于96年6月,北京。书页已泛黄,置于书箱久矣。此钱钟书先生学贯中西、融通古今之巨著。今度重读之,欲重拾对钱老学术造诣之敬仰。以往读之,可会其意十有六七;今重读之,若能会其意至十有八九,则甚慰。
Tip of today:篇一,“论易之三名”。“唯变斯定”(By changing it rests)。吾以此演绎,以不稳态求稳,可达至稳。自然、社会、政治、经济、人生,岂不盖皆可谓“唯变斯定”欤?

廖老师与AbsSuperBigPig的对话

AbsSuperBigPig:廖老师,近日在一篇文章中读到您的警句“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颇感振聋发聩。

廖: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希望此句能够让今人了解历史,以史为鉴。
AbsSuperBigPig:您的警句让人深思。但同时我也有另一层面的疑惑,“佞幸”从来都是王权环境下的产物,这是否代表您此句在立意上有所局限?
廖:一段文、一句话从来都无法穷尽表达思想,此句之产生有其历史背景,以及相对应的一定范围内的思想表达。
AbsSuperBigPig:理解。我想“佞幸”在文明社会中已不存在。
廖:希望是。
AbsSuperBigPig:有一个观点大家日益接受,i.e.,I defend firmly your right that you disagree with me.
廖:对。“我不同意你所说,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