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娘娘

“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杨贵妃回眸一望,对李白说。
贵妃娘娘或许也知道,纵使万国来朝,倘若天下无声,也是不好。
尽管只是电影。
#妖猫传

“点戍、横戌、戊中空”

还有一个多月,戊戌年就过去了。

“点戍、横戌、戊中空”,中学语文老师教的口诀,一直记得。一天,文小乐问我“戊戌”怎么念,我把这口诀告诉他了。

佛学讲“缘起性空 ”,“真空妙有”。 “戍、戌、戊”三字中,”戊”因“空”而貌似带佛性了。

修为不够,还到不了悟“空”的境界。能够努力做到的是Inner peace.

年初设定了“不用叹号”小目标,觉得叹号会干扰Inner peace。回想一下,这个目标算是实现了。一年下来,写文章、写邮件、发朋友圈、聊天…,没用一个叹号。

仔细想来,再多的酸甜苦辣、纷纷扰扰,也就那样,何必加个叹号呢。和朋友聊天时笑言:“神经越来越粗大了。”

事情再苦再难,坚定前行,就是精彩。自己相信自己的故事是精彩的,不求“动人”,“动己”就行。

凡事也不必皆示人。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写道,“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的领地除了树洞,还有“心与坟墓”。

年纪越大,也就越“唯心”了。终归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下班了,闲聊这么几句。

《河西走廊》主题曲

杜杜克笛声苍凉悠远,提琴合奏恢宏而优美。

天地山川的壮阔雄奇,历史星空的幽暗和光明;英雄的金戈铁马壮怀激烈,先哲的叹息和思考,寻常百姓的悲欢离合,竟都在这短短一分半钟的音乐中闪现。

看了《河西走廊》纪录片,其主题曲在脑海中久久回旋萦绕。

寻战友记

今天居然帮老爸找到了将近40年未联系过的战友。

几天前在老家,老爸说他想联系一位在酒泉时的战友。1979年部队转业分别后,相互就再无音讯。老爸告知了我这位战友的名字、年龄和老家所在地山东德州。

今天中午,在电脑上Google人名加地名,搜索到一篇2013年的新闻。新闻是一位村支部书记的救人先进事迹。该村支部书记与老爸战友同名,年龄与老爸告知的相近。这篇新闻提到了县、镇、村。Google后,发现县已改区、镇名没变,村名有一字之别。

Google搜索到当地镇党政办公室电话。电话过去,请对方帮忙联系该村支部书记。很快,对方找到了该村支部书记的手机号,并告知我。

立即拨打手机,太巧了,这位村支书正是老爸的战友。老人家甚至还记得我的名字。

我再次致电当地镇党政办公室,深表感谢。

几年前,也是通过Google搜索,我找到了老爸另一位在上海的战友。

简直神奇。感谢Google,感谢互联网。

引申一下,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想办法去做了,也可能就有了结果。不做则永远没有结果。

开门

小区门岗屋中,保安小哥见我一手拿伞,一手推行李箱,料定我不方便刷卡,马上帮我把小区大门打开。我进门后冲小哥点头微笑致谢。
你的举手之劳,时常会带给他人温暖🌄

NASA60周年宣传片

“…
We are going.
We are training, testing, pressing our pioneering spirit into every component; defining our resolve with every line of code, and securing our success with every welcomed partnership.
This is not hypothetical.
This is not about flags and footprints.
This is about sustainable science, and feeding forward the advance of the human spirit – because we are the pioneers, the star-sailors, the thinkers, the visionaries, the doers – and because we stand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to go farther than humanity has ever been.
We will add our names to the rolls of the greatest adventurers in history.
Every day, every mission, we advance this calling.
WE. ARE. NASA.
And after sixty years, we’re just getting started.”

实干、工匠、合作、创新、探索、先驱,与之有关的勇气和精神,夺屏而出,汹涌澎湃。
不得不说,这样的文案很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