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

凡事都扯宏大宏伟意义,是没有意义的。
--尼古拉斯•高尔基

2018年的几个“不”

2018将至,想到了几个带“不”字的小目标。随便写写,反正没人监督😉:

一. 不服老。年轻嘛,能装还是要装一下滴;

二. 不畏难。好多事情该拼的还是要拼;

三. 不增重。体重保持73kg上下,不反弹;

四. 不鸟宏大。继续相信常识,宏大不重要;

五. 不贴标签。世事纷繁复杂,潜意识里尽量不给具体的人和事贴标签;

六. 不用叹号。发帖、写文章,尽量少用或不用叹号。

2017to2018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

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一如往常,同事们依旧忙碌。小王告知通过3D投影接口解决了项目上一个关键需求点,商务上一笔离岸服务单子达成,下午一个物联网软件产品头脑风暴研讨即将开始……。平常日子平凡过,可以平凡,但不能不专业。

专业化的点滴汇聚,日积月累,终可成江河。
#2017to2018

图:Instagram @chrisburkard

通感

开车行驶在上海郊区道路上,车外寒冷,车内暖意浓。听了一首齐秦的老歌,脑海中首先出现的居然是北京初春微雨过后泥土的芬芳。真是奇妙,这听觉到嗅觉记忆的转换,想必也是一种“通感”。

钱钟书在《通感》一文中论述诗文“通感”是“感觉挪移”。“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眼、耳、舌、鼻、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

北京初春泥土芬芳的嗅觉记忆应该是上大学时留下的,通感打通了官能感受,也能穿越时空。

王维发朋友圈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如果发朋友圈,对这一面一线,一线一圆的极简意境,想必会加上#minimalism的标签。

《中国诗歌艺术研究》-袁行霈

王维诗歌体现的“空、寂”禅意,从审美角度看,与极简艺术是相通的。

Instagram @minimalexperience

阅《林纾家书》

钱钟书在所著《七缀集》《林纾的翻译》一文中批评林纾的译著在民国二年后“搪塞敷衍”,原因是只顾“博取稿费”。今日翻阅《林纾家书》,看到民国二年,年过六十的林纾勤勉著书译稿,以敷家用。林为大家,但也非圣贤,挣钱养家,人之常情,不必苛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