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很奇怪,这两天看的听的好多都和东北有关,“东北”两字像二人转的魔性曲调在脑海里绕圈圈。

听了《漠河舞厅》,唱的是东北的故事。看作家双雪涛用东北话讲故事的视频,然后又看了关于他的作品《艳粉街》的一篇书评。看了部老电影《钢的琴》,故事也是东北的。

这段时间以来,长春、吉林那儿先开始还封,然后是上海。疫情苦难,南起北伏,此起彼伏。脑海里总是闪现东北,莫非是共情使然。

昨天收到了一袋大米,东北大米。谢谢东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