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质书不能search :)

一个星期前看钱钟书的《七缀集》,纸质书,今早如厕拿起续读。想起书中前面内容有一引句“远山无皴”,该句之前还有两句形如“远…无…”的句子,但就是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纸质书不像电子书,不能search,手头也没有手机能够google。于是翻阅前面看过的内容查找,耗时10分钟终于找到。该引句完整如下:“远人无目,远水无波,远山无皴”。

孔子与Twitter

近日读《论语》,再次感叹孔老夫子真是圣人,所说的每句话均言简而意深。何谓言简,通篇没废话;何谓意深,句句让人受用终生。说到言简,忽然想起了twitter。Twitter最近很火,圣人要是活在当今,则定会注册一用户,日发一言(twitter留言字数限制是140,《论语》每句几乎没有超过140字的,刚好)从者无数。确实,以其名望和智慧,孔圣人的twitter的follower肯定数以亿计了。

想到此,立即上twitter注册Confucius,发现已被注册,呵呵;注册KongZi,也被注册,哈哈。看来孔圣人与时俱进得很啊。再试ConfuciusKongZi(http://twitter.com/ConfuciusKongZi),注册成功,马上留一言曰:“子曰:twitter者,鸟鸣也;日鸣一言,不亦乐乎”:D

志足、言文、情信、辞巧。独文道如是乎?商道同也。

刘勰《文心雕龙》之《征圣第二》曰:“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乃含章之玉碟,秉文之金科矣”。志足、言文、情信、辞巧,此八字堪称文道之至理,被古今为文者奉为圭臬。

然独文道如是乎?非也,商道亦求“志足”、“言文”、“情信”、“辞巧”。志足者,企业战略清晰;言文者,产品服务高质量且具创新;情信者,守信经营且具社会责任;辞巧者,管理灵活而科学。

由此可察,文道与商道两者相通也。

重读《管锥篇》(二)

《管锥篇》篇二《乾》,考“体”“用”之源,论“体”“用”之义,驳相关之谬论。

Tip of today:篇二引《法寳墰經·定慧》第四:“定是慧体,慧是定用,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吾引申之:有慧无定,肤浅也;有定无慧,麻木也;定慧兼具,世之高人也,吾等不可及也;半定半慧,吾等可及也。

重读《管锥篇》

《管锥篇》,购于96年6月,北京。书页已泛黄,置于书箱久矣。此钱钟书先生学贯中西、融通古今之巨著。今度重读之,欲重拾对钱老学术造诣之敬仰。以往读之,可会其意十有六七;今重读之,若能会其意至十有八九,则甚慰。

Tip of today:篇一,“论易之三名”。“唯变斯定”(By changing it rests)。吾以此演绎,以不稳态求稳,可达至稳。自然、社会、政治、经济、人生,岂不盖皆可谓“唯变斯定”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