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民国纪事本末1911-1949》杂感

  1. 以编年体形式简明陈述1911-1949年间发生之要事,佐以理性评论和分析,无预设立场,更无意识形态之垃圾,是本好书。
  2. 文中部分观点新颖、犀利,给人耳目一新感觉。
  3. 历史书的致命缺陷是历史事件漫画化、历史人物脸谱化、历史评论道德化,这本书基本没有这些缺陷。
  4. 民国其实是宪制演变和暴力革命之间的博弈,很不幸,后者占了上风。
  5. 在民族主义和革命猛兽前面,脆弱的婴儿期宪制不堪一击。
  6. 客观描述,公正评价历史人物不是易事。袁世凯、孙文、蒋中正、汪兆铭、陈炯明、段祺瑞等历史大人物并非如大众传统观念中一样好坏分明。
  7. 列强对民国的祸害,有些国家基于地缘政治和价值观等原因,祸害得不多,甚至经常提供帮助。但苏俄、日本对中国基本上除了祸害还是祸害。
  8. 民国的大V们、各类大咖们当时发不了微博微信,他们喜欢“通电”。
  9. 冯玉祥不是在讨军饷,就是在政变。
  10. 此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了不少好书。

……

《失控》读后感

终于把K.K的≪失控≫这本700页大部头看完,此书:
①信息量大,包罗科技发展之万象;
②中心思想明确,去中心化,分布式,自下而上,非均衡,蜂群思维;
③哲学思考基础上的准确预测,其诸多判断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
④开放性思维,意犹未尽,书中提出的许多问题是科技、自然、社会发展的长期命题。

P.S.: 《失控》(Out of control)的中心思想实为“脱离控制,去中心化”,故其书名译为“失控”不能完全达意,但要找到其他正确的极简概括似乎又很难。

纸质书不能search :)

一个星期前看钱钟书的《七缀集》,纸质书,今早如厕拿起续读。想起书中前面内容有一引句“远山无皴”,该句之前还有两句形如“远…无…”的句子,但就是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纸质书不像电子书,不能search,手头也没有手机能够google。于是翻阅前面看过的内容查找,耗时10分钟终于找到。该引句完整如下:“远人无目,远水无波,远山无皴”。

孔子与Twitter

近日读《论语》,再次感叹孔老夫子真是圣人,所说的每句话均言简而意深。何谓言简,通篇没废话;何谓意深,句句让人受用终生。说到言简,忽然想起了twitter。Twitter最近很火,圣人要是活在当今,则定会注册一用户,日发一言(twitter留言字数限制是140,《论语》每句几乎没有超过140字的,刚好)从者无数。确实,以其名望和智慧,孔圣人的twitter的follower肯定数以亿计了。

想到此,立即上twitter注册Confucius,发现已被注册,呵呵;注册KongZi,也被注册,哈哈。看来孔圣人与时俱进得很啊。再试ConfuciusKongZi(http://twitter.com/ConfuciusKongZi),注册成功,马上留一言曰:“子曰:twitter者,鸟鸣也;日鸣一言,不亦乐乎”:D

志足、言文、情信、辞巧。独文道如是乎?商道同也。

刘勰《文心雕龙》之《征圣第二》曰:“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乃含章之玉碟,秉文之金科矣”。志足、言文、情信、辞巧,此八字堪称文道之至理,被古今为文者奉为圭臬。

然独文道如是乎?非也,商道亦求“志足”、“言文”、“情信”、“辞巧”。志足者,企业战略清晰;言文者,产品服务高质量且具创新;情信者,守信经营且具社会责任;辞巧者,管理灵活而科学。

由此可察,文道与商道两者相通也。

重读《管锥篇》(二)

《管锥篇》篇二《乾》,考“体”“用”之源,论“体”“用”之义,驳相关之谬论。

Tip of today:篇二引《法寳墰經·定慧》第四:“定是慧体,慧是定用,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吾引申之:有慧无定,肤浅也;有定无慧,麻木也;定慧兼具,世之高人也,吾等不可及也;半定半慧,吾等可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