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河

多年以后,想到龙河,头脑里偶尔还会出现一股酒糟味。

龙河是条小河,从南往北穿万载县城而过,汇入锦江。多年前,龙河汇入锦江之处是万载县酒厂,生产锦江牌白酒。酒厂常年往河里排放酒糟。酒糟排放处下游的河水酒味甚浓,水草上附着黄白色的酒糟,河里鱼虾蟹如梦如醉。酒厂后来被私人收购,现在的酒厂厂址已被开发成一个新楼盘。

往上游不远是座小石拱桥。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座小桥的名字,只知道桥所在的地点叫“新桥下”。小石拱桥是座精致的古桥,青条石垒成,石拱如半月浮于水面。以前,桥西的居民要过河,小石桥是必经之处。桥面陡而不平,骑自行车的人须下车推行而过。如今,桥身和桥面已被杂草、灌木和藤蔓占领,桥面鲜有行人,乱草丛中常有野猫聚集休息。

龙河上的小石拱桥

龙河河道逶迤,流过县城中心的河边景观当属市容脸面,一直以来绿化颇好,是居民日常休闲的好去处。80年代,河东的街心花园是县城唯一的公园,里面人工培植的花草竹木茂盛,临河的几棵枫杨树高大葱郁。公园步道上孩童嬉闹,枫杨树下大人们围坐在几个石桌前下棋或打牌,围观者甚众。花园隔河对面是县政府广场,门前是县里最热闹的务前街。花园门口有一家县里有名的小吃店,小笼包是其招牌,那时候能到店里吃一次小笼包是件挺奢侈的事儿。每逢节假日,街心花园地带必然是人气最高的地点。街心花园的围墙不知道是哪一年拆掉的,河边的绿化带现已连成片。那几棵枫杨树依然繁茂,树枝苍遒,树干上长满槲蕨,宛如龙鳞披甲。

龙河畔的老枫杨树

小时候常和小伙伴一起去河里捉鱼。龙河里平时水流不大,大部分河道水质清澄,水草随波如飘带般摆动。不深的水里多有二指宽的小鲫鱼,只要锁定目标,动作迅速,可以徒手把鲫鱼逮住。靠近河岸水流较缓处,常有小鮈鱼,万载话称为“马沙狗的”。小鮈鱼一般都爬在水底泥沙上一动不动,但异常警觉,人一靠近便瞬间游开了。翻开河里的石头,下面常有小螃蟹和小虾,石头面上还会爬着红色小蚂蟥。有时在河里能捕到万载话叫“蓑衣片”的鱼儿,这些鱼儿个头都不大,颜色鲜艳,但性情好斗,养在水缸里会同类相残。后来终于知道,这种鱼的学名就叫“斗鱼”。

夏季暴雨过后,龙河照例也会发大水,混浊的河水夹杂着树枝树叶和杂物汹涌流过。即使发大水,龙河也还算温顺,顶多河水漫过河岸流进街道,造成的损失应该不会太大。涨水期间,有人会在河边用缯网捕鱼。缯网是用四根竹竿的一端绑住一张网的四角,另一端把竹竿捆在一起,再加上一根长竹竿作为支撑,用绳索拉动支撑杆,带动缯网上下移动。网沉入河中,等待一段时候后拉起,运气好的话会有渔获。如果围观者传出一阵喧哗,则定是有大鱼入网了。

龙河这名字也不知是从何而来。有一“龙”字,虽说霸气而又俗气,但也有了灵气。城不在大,有水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龙河水让万载县城气韵灵动。气韵、灵气是虚,人文气息是实。万载县地处偏远的赣湘边界,不奢谈人杰地灵,但民间崇文尚学的气息也颇为厚重。在清代,万载即有书院71所,其中龙河“龙头”东北侧的龙河书院规模最大,是为官学。现在的万载中学前身就是龙河书院。万载中学是省重点中学,万载的很多莘莘学子从这里毕业,走向了全国和世界。

万载中学的校园雕塑

龙河水静静流淌,流经历史,流到现在,已过千年万载。两岸的风声、雨声、读书声,龙河已惯闻;两岸的春华秋实、秋月春风,龙河已惯看;两岸乡亲的家长里短、悲欢离合,龙河已感知;两岸的世事动荡、人间冷暖,龙河已目睹。如果管辖龙河的龙王建有万载历史档案室,档案室里想必也是宏篇浩帙了。

“莫忘使君歌笑处”,石桥下,龙河畔。现在回老家万载的机会不多,每次回去,定要到龙河边走走。酒糟味已不再,小石拱桥还在,老枫杨树还在,树下下棋打牌的乡亲还在。平时偶尔还会梦见这条河。能在梦中出现的河流没几条,记住她。

2018年的几个“不”

2018将至,想到了几个带“不”字的小目标。随便写写,反正没人监督😉:

一. 不服老。年轻嘛,能装还是要装一下滴;

二. 不畏难。好多事情该拼的还是要拼;

三. 不增重。体重保持73kg上下,不反弹;

四. 不鸟宏大。继续相信常识,宏大不重要;

五. 不贴标签。世事纷繁复杂,潜意识里尽量不给具体的人和事贴标签;

六. 不用叹号。发帖、写文章,尽量少用或不用叹号。

2017to2018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

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一如往常,同事们依旧忙碌。小王告知通过3D投影接口解决了项目上一个关键需求点,商务上一笔离岸服务单子达成,下午一个物联网软件产品头脑风暴研讨即将开始……。平常日子平凡过,可以平凡,但不能不专业。

专业化的点滴汇聚,日积月累,终可成江河。
#2017to2018

图:Instagram @chrisburkard

通感

开车行驶在上海郊区道路上,车外寒冷,车内暖意浓。听了一首齐秦的老歌,脑海中首先出现的居然是北京初春微雨过后泥土的芬芳。真是奇妙,这听觉到嗅觉记忆的转换,想必也是一种“通感”。

钱钟书在《通感》一文中论述诗文“通感”是“感觉挪移”。“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眼、耳、舌、鼻、身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

北京初春泥土芬芳的嗅觉记忆应该是上大学时留下的,通感打通了官能感受,也能穿越时空。

孩子的歌声

所谓和平,正是为了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
谁又能否认,孩子天真的歌声和朗诵能够唤起大人(物)们的温情,以及温情为弥合分歧达成最大共识所产生的哪怕一点点微小作用?

Very proud of Arabella and Joseph for their performance in honor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and Madame Peng Liyuan's official visit to the United States. 欢迎 (welcome)!

Ivanka Trump 发布于 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