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故乡告别

物理上和情感上的故乡

都在远去

如同朋友的远离

如同亲人的老去甚至逝去。

龙河畔老枫杨树下滴落的雨水

嘲笑着我的矫情。

朋友对我想聊聊故乡过去时的沉默

提示着我的矫情。

但何时和故乡告别

并无时间表。

告别的信件✉️

都不知寄往何处~

老枫杨树,龙河畔,万载,江西

闲坐

闲坐半小时,观云过数朵,日挂树梢下落三尺,河中鱼跃四次。饱闻桂香。

默诵苏轼词两首,《滕王阁序》第一段。

行走于秋风秋影之上

行走于秋风秋影之上

并不能让我想起什么

或者忘记什么。

避开新落的秋叶🍂

因为深秋时你将无法避开。

即便《秋窗风雨夕》高浓度的愁绪

也是咿耶咿耶没有感觉。

但在高原上的岩壁攀爬时

我将会想起点儿什么~


Steps on #autumn #breeze and #shadows

骤雨打荷叶

疏雨滴梧桐,骤雨打荷叶。

若这被滴、被打的主体对调,则意境似有较大改变。

奇怪~🤔

#lotus #summer

又见栀子花开

又见栀子花开。南方梅雨天的空气,湿溽粘腻,凝滞了花的清雅芬芳。

还好今夜偶有微风,把清香带给行人。闻之,心绪竟可得片刻宁静。

一年又一年,物换星移,花香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