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

东京新宿小巷中的深夜食堂,晚上12点开始营业,早上7点结束。

食堂小门一次次拉开,客人进来,坐下,点一份食物,老板应一声“好嘞”。为食客打理出的饭食,普通但精致。客人们带了的是一段段故事,或有趣或忧伤,平凡而温情。剧情在食堂和外面的世界之间切换,最后总还是回到食堂的一方小小空间。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生活中烹煮,如同剧中老板常做的猪肉汤火锅,简单却令人回味。

老板平静地看着故事上演,有时也参与其中,可能是一次对客人的鼓励,也可能是一次襄助。老板脸上的伤疤可见,心里可能有的伤痕却从不示人。之所以平静,微笑之所以淡而浅,或许是已经历太多,知道现在正上演的故事,很快就会成为往事,飘散如烟。

—“所谓的安宁,就是平淡无奇。”
—“同时平淡无奇也是无可替代的吧。”

剧中三个警察的一次对话,应是该剧想表达的主题吧。

不用太深刻,如同清风拂过水面,能让你感到美好,就是好作品。

看了两季的日剧《深夜食堂》,有感。

出口

出口之外,等待你的是陌生和惶恐,是期盼和喜悦,或是平淡和宁静。
看到出口,你知道时光在流逝,知道自己还在路上。

Anti-AI

AI大行其道,无孔不入,是时候要Anti-AI了…

然而,如果要实现自动化Anti-AI,又必须要用到AI。悖论?

不是悖论。正确的表达是,用正义的AI,反抗反伦理、反人性的AI滥用

🤔🙂

小竹笋

草地上冒出这许多的小竹笋,像是一群跑错了地方的孩子👦👧👦👧😉

#bambooshoots #zhangjiang #shanghai

贵妃娘娘

“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杨贵妃回眸一望,对李白说。
贵妃娘娘或许也知道,纵使万国来朝,倘若天下无声,也是不好。
尽管只是电影。
#妖猫传

“点戍、横戌、戊中空”

还有一个多月,戊戌年就过去了。

“点戍、横戌、戊中空”,中学语文老师教的口诀,一直记得。一天,文小乐问我“戊戌”怎么念,我把这口诀告诉他了。

佛学讲“缘起性空 ”,“真空妙有”。 “戍、戌、戊”三字中,”戊”因“空”而貌似带佛性了。

修为不够,还到不了悟“空”的境界。能够努力做到的是Inner peace.

年初设定了“不用叹号”小目标,觉得叹号会干扰Inner peace。回想一下,这个目标算是实现了。一年下来,写文章、写邮件、发朋友圈、聊天…,没用一个叹号。

仔细想来,再多的酸甜苦辣、纷纷扰扰,也就那样,何必加个叹号呢。和朋友聊天时笑言:“神经越来越粗大了。”

事情再苦再难,坚定前行,就是精彩。自己相信自己的故事是精彩的,不求“动人”,“动己”就行。

凡事也不必皆示人。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写道,“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的领地除了树洞,还有“心与坟墓”。

年纪越大,也就越“唯心”了。终归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下班了,闲聊这么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