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太把事儿当事儿

上海市委书记犯事了,下去了,真是一大事儿。上海门户和各个区县的政府门户网站紧忙活啊,忙活着把数据库里和这市委书记的新闻信息全删掉。上海政府门户尤甚,搜索相关的信息已经一条都没了,首页还有相关的新闻标题,点击却出错了,呵呵,有意思阿。
之所以如此,还是唯政治论的思维在作祟,太把事儿当事儿。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大家都聪明,即使以前的信息还在,大家不小心看到了也分得清过去现在,再说大家对报道官员们吃喝拉撒、讲话放屁的新闻着实也没啥兴趣。犯不着因为某人犯事了就非要来个相关信息的“专项大扫除”。
换句话,什么时候事儿都能平淡自然了,吾国的政治环境也就成熟了。什么是平淡自然?如下:
一. 和官员们相关的无聊的新闻少了或者没了;
二. 即便是有和官员相关的什么大新闻,大家看过也就看过了,顶多发表几句议论。完了大家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该乐的时候乐。
很简单,一个和谐自然、法制完备,制衡有效,即使大官犯事了也无甚影响的社会,如此而已。

汉芯汉芯,焊焊就行,寒心寒心

“实际上,陈进的“炼金术”虽然成本低、盈利大,却并不高明。买来十块MOTO-freescale的56800芯片,雇用几个磨砂纸的民工,委托一家印字装潢的公司,剩下的就是申报项目、“以钱圈钱”的集体公关活动。既没有韩国“克隆之父”黄禹锡那样尖端的实验技术水准,也没有日本“金融资本主义骄子”堀江贵文那样在灰色地带操作法律制度的巧妙。陈进的所谓“自主创造”,无非报表资料等文书的创造而已。就这么个简单骗局,居然可以在上海交通大学标榜三年、红遍官产学各界、正式立项四十余次而不败露、获取资金上亿元,甚至还要进一步到国家军备部门去蒙混,真让人感到心寒齿冷。。。”
                                                                                                                        —《财经》

害怕感动了…

深夜,加班。累了想起听歌。一直很忙,忙得已经几个月没听过音乐了。歌在自己电脑的音乐盒中。音乐响起,像是吹掉许久未翻看相册上的灰尘,打开,旧日的老照片映入眼帘。一首歌是一张照片,一张照片是一个故事。每一首歌都想听,每一首歌又不敢听完,害怕听完了让思绪碰倒回忆的瓶,就像偶尔遇上多日不见的老友,本想拥抱,但却不敢久视对方的眼睛了。人麻木得太久,会变得害怕感动了。

Fate

Fate is nothing, actually fate is only a linguistical expression to tell you what uncertainty is.
Fate is everything, fate determines everything before your life, in your life and after your life.
Be friendly to your own fate, smile at it and take it.

摄影的四种境界(旧作,补贴之)

第一种境界,曰“肤浅”。那些身穿多口袋摄影服,挂着昂贵相机,扛着三脚架,游荡于各风景名胜,对着一朵花、一只鸟或一幅山水瞄来瞄去的人即归于此种境界。这种人的作品就像地摊上卖的琼瑶的言情小说,属不入流行列。

       第二种境界,曰“美感”。此时摄影器材只是一种工具,重要的是美的发现—特定情境下作者心中迸发的瞬间的美感。即使是一块石头,一株野草,也能构成一幅美的画面。这样的人已经可以被称为摄影家了。

       第三种境界,曰“人文关怀”。为什么诸如“越战战火下奔跑的小女孩”、“一个墨西哥移民的美国家庭”、“秃鹫注视下的奄奄一息的非洲孩童”、“渴望求知的小女孩的眼睛”等等作品能够成为经典,无他,唯多视角的人文关怀而已。此类作品的创作者我们称之为摄影大师。

       第四种境界,也是最高境界,曰“无为”。何谓无为,即把相机砸烂或扔掉,从此不再摄影。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把自己的凤凰相机扔掉的原因所在: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