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管锥篇》(二)

管锥篇》篇二《乾》,考“体”“用”之源,论“体”“用”之义,驳相关之谬论。
Tip of today:篇二引《法寳墰經·定慧》第四:“定是慧体,慧是定用,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吾引申之:有慧无定,肤浅也;有定无慧,麻木也;定慧兼具,世之高人也,吾等不可及也;半定半慧,吾等可及也。

重读《管锥篇》

《管锥篇》,购于96年6月,北京。书页已泛黄,置于书箱久矣。此钱钟书先生学贯中西、融通古今之巨著。今度重读之,欲重拾对钱老学术造诣之敬仰。以往读之,可会其意十有六七;今重读之,若能会其意至十有八九,则甚慰。
Tip of today:篇一,“论易之三名”。“唯变斯定”(By changing it rests)。吾以此演绎,以不稳态求稳,可达至稳。自然、社会、政治、经济、人生,岂不盖皆可谓“唯变斯定”欤?

廖老师与AbsSuperBigPig的对话

AbsSuperBigPig:廖老师,近日在一篇文章中读到您的警句“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颇感振聋发聩。

廖: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希望此句能够让今人了解历史,以史为鉴。
AbsSuperBigPig:您的警句让人深思。但同时我也有另一层面的疑惑,“佞幸”从来都是王权环境下的产物,这是否代表您此句在立意上有所局限?
廖:一段文、一句话从来都无法穷尽表达思想,此句之产生有其历史背景,以及相对应的一定范围内的思想表达。
AbsSuperBigPig:理解。我想“佞幸”在文明社会中已不存在。
廖:希望是。
AbsSuperBigPig:有一个观点大家日益接受,i.e.,I defend firmly your right that you disagree with me.
廖:对。“我不同意你所说,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

机构大部制,改革大步子?

国家机构大部制改革传闻已久,预计今年两会后会有分晓。这次改革是否会达到设想的效果,是否会是迈出的一个大步子,我们保守地拭目以待。为什么会拭目以待,原因很简单,大家太希望Government越发精简高效,越发服务导向、责任导向和法制导向;为什么要保守,原因太多,聊表其二:
一.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要保守地期待。1982年以来的5次改革都没有走出“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怪圈。统计学告诉我们这次走出怪圈的概率很小。
二.没变的利益机制和格局告诉我们更要保守地期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小范围的经济基础,即已经利益化的部门的经济利益决定了改革的阻力巨大。大范围的经济基础的调整则是长期的。表征之一,到目前为止,吴敬琏教授期待崛起的社会中间阶层(中产阶级)的话语权足够大了吗?

减肥可以通过手术抽脂一次见效,要保持效果则必须有合理科学的生活习惯(机制)。减肥不是目的,目的是健硕的机体。谁都期待健硕的机体,国家也一样,我们期待健硕机体的到来。

关于企业自主创新的思考

一. 企业期待其作为自主创新主体的地位能够被社会广泛认同。很多老百姓或政府工作人员在谈到自主创新时,首先想到的是大学和科研院所,对企业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主体地位和所发挥的作用则认识不够或没有认识。对此,政府部门可加强宣传,通过多层次和多途径的宣传让社会认同企业在自主创新方面的地位和作用;政府部门也可通过教育部门将企业创新的历史、特征和作用纳入学生的知识体系;最后,也是最根本的,国家需要逐步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让企业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自行确立其自主创新的主体地位,只有这样,一个国家才在骨子里具备了创新基因。。
二. 企业期待政府营造有利于自主创新的制度环境。政府应建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法规体系,营造公平、有序竞争的市场环境,让市场本身对企业的创新成果进行激励,让企业获得自主创新的内在动力;政府应健全知识产权保护和金融体系,通过知识产权保护降低企业创新的风险和提升创新收益,通过健全金融体系让企业有途径获得创新所需的资本资源;政府应通过自身的改革和职能转变,形成良性的政企关系,既要消除对企业的不合理约束(如过多的行政审批),又要消除对企业的不合理诱惑(如在微观层面上不恰当的资金和项目资助)。
三. 企业应对区域创新体系做出应有的贡献。企业应自觉地为地区和国家的创新体系建设做出贡献。一方面企业自身应具备足够的创新意识,企业通过自主创新所产生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自然会使得企业所在的地区和国家受益;另一方面企业可积极自主地对接区域内其他创新资源,如与其它的企业形成创新联盟,或者对接大学和科研院所形成优势互补的创新链条,从而形成区域内创新合力,充分发挥区域内创新的集约效应。
四. 企业自身对自主创新需要有清醒的认识。自主创新不仅包括技术创新、产品创新,还包括管理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等等。国家在构建创新体系的时候应充分考虑自身的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同样,企业在进行自主创新时也要充分认清自身特点和条件,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单纯追求技术或产品创新是会受到市场的严厉惩罚的,而市场导向的自主创新则往往能够取得成功。

珠峰:公共厕所嚒,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前些天的一则新闻使我决定代表珠峰(Everest Mt.)喊一句:你丫当我是公共厕所嚒,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则新闻说,“一71岁日本老人最近成功登顶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成为世界上成功登顶珠峰最年长者。”我个人以为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直以来我们被引导接受的观点是人类该勇于去尝试征服自然,我们当向那些征服自然的人报以敬意。这种观点的设定前提是人类为弱者,自然则是伟大、神秘的强者。然而,当前上述的设定前提已经发生了改变,人类作为整体已经能够随心所欲改变自然了,人类活动带给自然的是全球气温变暖,冰川的消失,白暨豚及其他多种物种的濒临灭绝或业已消失,太湖的蓝藻,珠峰脚下的垃圾场,等等。人们在面对脆弱的自然的时候,想到的不该是如何去征服了,而是如何去小心翼翼地呵护了。
因此,人们就不要没事就去琢磨爬这峰那峰的了,或者琢磨去给珠峰修电梯或给大江造大坝了。事实上,当人类因为自身的不理智,在必须面对改头换面后变得暴虐的自然的时候,他们会深刻地感受到,大自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