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老师与AbsSuperBigPig的对话

AbsSuperBigPig:廖老师,近日在一篇文章中读到您的警句“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颇感振聋发聩。

廖: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希望此句能够让今人了解历史,以史为鉴。
AbsSuperBigPig:您的警句让人深思。但同时我也有另一层面的疑惑,“佞幸”从来都是王权环境下的产物,这是否代表您此句在立意上有所局限?
廖:一段文、一句话从来都无法穷尽表达思想,此句之产生有其历史背景,以及相对应的一定范围内的思想表达。
AbsSuperBigPig:理解。我想“佞幸”在文明社会中已不存在。
廖:希望是。
AbsSuperBigPig:有一个观点大家日益接受,i.e.,I defend firmly your right that you disagree with me.
廖:对。“我不同意你所说,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